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排版

沉砚。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一个20分钟的短鱼

这仿佛是一个对未来的隐喻。

他对镜头回忆:”是挺不可思议的,整个房间都跟洪水过境一样。就那两台电脑还好好的。”

我和老叶从菜场一路小跑回来,两个人都淋成了落汤鸡,从头发到耳根都在蹚水。可那也得跑啊,玩命地跑。走的着急忘了关窗,老叶的那个出租屋在地下室,地势又特别低,一下雨,呵,就跟那水漫金山似的。

职业联盟最开始那会,都穷。撸个窜还他妈要AA,最值钱的家当估计都是电脑。我那时候还要跑赞助,一去一来要耽误好多时间,就整了台本子,老叶也是。笔记本都是高配,我那台还是外星人,当时砸了血本了。

所以突然下暴雨的时候我俩都特别慌,我一边跑还一边琢磨的呢这电脑要是进水了还能有戏修好吗,我特么是不是要去跟老方抢一台电脑啊?“

“结果跑回去一看,嘿嘿,得亏老叶买的高脚凳,两台笔记本都没事,一点水都没进。我到现在都印象深刻,雷雨天,天黑的跟鬼片似的,窗户没关,窗帘被吹得哗哗作响,雨滂了一地,地板都湿了,走上去脚滑。就两台14寸笔记本的屏幕在房间里幽幽地闪着光。”

像是唯一的一束光。

评论(3)
热度(26)
©沉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