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排版

沉砚。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魏琛/郭嘉] So what?

So what?


思考了很久还是觉得把老曹给穿越了对他有点不太礼貌那么就……恩……小嘉嘉穿越荣耀吧……

/w\顺便,这里的小嘉嘉比较像火凤……远目

 

 

 

 

“我有没有说过,你挺像我以前带大的一个人?”

 

“你说过了,上星期。这儿,埋个陷阱。”郭嘉头也不回地指着屏幕上的某一点,“还有别老用这种口气跟我讲话,我不比你小。”

 

“早埋好了,到时候对角点三个手雷轰进埋伏圈,最后再来个人开闸放水就成,嘿,看爷爷给他们干票大的!”魏琛打了个响指。


“最后那个点迎风布阵我来上。”郭嘉不置可否。

 

“喂喂几个意思!你自己不是有号么?”

 

“这可是show time的时间啊。你应该尊老爱幼。”穿越过来的青年无视他的不满咬着吐字奇怪的英文,“再说奇兵是谋士的职责,你这次就当主攻吧。”

 

 

 

野图boss刷新前他们各自做了会儿放松,郭嘉打开了一瓶新的气泡酒,魏琛则点上了一支中华。

 

“你怎么老喝这种娘们喝的东西?”过了一会儿魏琛打破了沉默,此时训练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因为战队比赛的原因选手们都去了比赛现场,而今晚恰巧有罕见的野图boss刷新,魏琛便招呼伍晨先去休息一会儿,自己先留下来观察。

 

“以前的酒都没有气泡,觉得挺好奇,所以想喝喝看。”郭嘉解释,他穿越到这还不满一个月,刚开始很不适应。而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大叔脸男人则是他睁开眼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

 

那时他意识尚未完全清醒,觉得一切都毫无实感,甚至想不起之前身处何地,朦胧中只听见有中年男人略带粗哑的声音充满生气地喊着:“左城城墙再来一团枪炮师!把这堵墙给我轰了抄他们近路!快快快!”

 

某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还停留在某个战场,前方的曹军要冲上去和敌人决一死战,然而昏迷前肺部一阵焦灼般的疼痛令他刻骨铭心,眼下的这具身体却让人感觉非常踏实而健康。

 

“……幻觉……么?”郭嘉嘴角不由挑起一抹苦笑,自己的状况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么?他刚打算直起身子,刚才的那个男声突然在他耳边以成倍的响度炸起:“卧槽这里怎么突然多了个人活见鬼啊啊啊啊!哪里冒出来的!小伍!小伍你人呢!!!!!难道我们什么时候又招了新人?!!!!!”

 

“……”预感到又要陷入为什么你们连这都搞不懂的解释模式的郭奉孝,今天也过得十分疲累。

 

事后魏琛用非常拙劣的措辞掩盖了他最初的失态:你不是被称作鬼才么哈哈哈哈说是活见鬼也不算什么大错不要介意!老夫可尊敬你了!玩三国杀的时候可喜欢用你了!

 

“哦?”玩味地抱起两只胳膊,郭嘉颇有兴趣地看着正在训练室里做各种基本练习的兴欣队员,听到后世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件感觉非常奇怪的事,特别是——他以前从不觉得自己会青史留名,至多也不过是骂名罢了。

 

“那你们怎么说曹公的?”穿越来的这段时间他也利用互联网查阅了不少以前的资料,这种东西用起来很方便,和以前靠人马接力的信息传递不可同日而语,有时他也会遐想当年的曹军如果有这种技术就好,但当真的看到了有关魏国的部分,总是下意识地就跳过了。

 

“曹操?那可是枭雄啊……我三国杀的时候也可喜欢用他了哈哈哈哈……”郭嘉脸上的神情让魏琛很难用惯常的垃圾话来应对,只好打着哈哈糊弄。说来也怪,在青年面前他总是感觉自己莫名扯不开脸。而得知对方的真实身份后他也第一时间询问:“那你现在几岁?啊不不,我的意思是,你穿过来之前几岁?”

 

“三十四……吧。”看不出年纪的青年顺手抄起了桌上的一瓶酒:“那时袁公的两个儿子忙着窝里斗,主公想上去参一脚,我告诉他摘烂桃子易迟不易早。”

 

“因为好的都被摘完了?”魏琛下意识接道。

 

“呵,对……只有烂掉或者坏的才不会被鸟啄。而那两个桃子一旦落地,袁家的这棵大树也就倒了。”

 

青年平淡的口气让他觉得身后有些发凉,历史上的郭嘉和眼前的郭嘉重叠在一起,给魏琛一种奇妙的不真实感,他拿过一旁的杯子也倒了些酒。

 

“那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嘛……”魏琛抓抓头皮:“过完今年的生日老夫也三十四了,去掉穿来的时间差不算我们是同辈人。”他一边说一边灌了一口酒,“所以在我面前卖什么老!门外那群小鬼可是叫着我老大一路成长的!”

 

“我可没有。”郭嘉一针见血地反驳:“何况外表来看你比我老多了。”

 

……穿了两千多年怎么就没有一点小孩的傻劲呢,真不可爱。魏琛嘀咕,难道谋士都这个嘴皮子?那他们的主公可真够呛。

 

“你还真挺像我很久以前带大的一个小鬼。”过了一会儿魏琛说,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带着些许怀念的微笑,“不过那小鬼平时没那么欠打,也很有礼貌,只有比赛的时候才是一副你这种阴人的德性。”

 

魏琛说这话的时候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惭愧,他举起杯子,向郭嘉碰杯。郭嘉第一次从这个言语有些猥琐的男人眼中看见了某一种熟悉的火光,那种对某样东西的持久热情让他蓦然想起当年他和曹操初见的情景,然后他看见魏琛朝他咧了个落拓的微笑,从外表看明显超过三十三岁的男人用爽朗的笑声问他:

 

“嘿,你要不要也来玩荣耀?”

 

 

被莫名卖了荣耀安利的郭嘉也跟着开始玩这个游戏,反正训练室里不少一台电脑,初步接触了一阵之后他发现这是一款易上手难精通的游戏,荣耀设定里角色的任何动作全靠玩家的操作,理论上说只要手速够快他可以瞬间完成一系列动作。

 

“最快的操作是多少?”熟悉了各种界面之后郭嘉拿起了一个50级的盗贼账号卡,他懒得自己练号便直接要了一个现成的,盗贼的攻击可远可近,比较适合观察大局。他操纵着角色在城镇里四处闲逛了一会儿,大致了解各种参数之后郭嘉便在魏琛的指导下开了修正场。魏琛一开始还在网游里刷别的材料,后来指导郭嘉指导上了兴致,干脆搬了一把椅子坐下看他打游戏。

 

“最快的操作啊,之前是叶修的散人,APM700多。”

 

“听不懂。”

 

“每分钟的有效操作次数,简称手速。”魏琛翻了个白眼:“我觉得你不理解这个词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反正你只是问最快。”

 

魏琛叼着烟,他发现郭嘉的意识很好,弄懂基本规则和操作之后上手的也很快,只是偶尔会动作有些停顿,并且那些操作都像是刻意的,停顿的很不自然。他估计对方是还没适应荣耀的视角,不过就算这样,他虐一般的玩家已经没有什么问题。

 

“职业选手最低的手速要求是保持在200”魏琛说,“以前我带大的人被称作联盟的手残,他就是两百手速,不过他也是蓝雨的队长。”

 

“所以手速果然没那么重要是么。”郭嘉并不惊讶,他此刻正专注于用各种陷阱逗弄眼前的狂剑士,竞技场上不大的一片位置布满了作用不同的道具,而每个道具又都恰好堵住了狂剑士接下来的站位。

 

“可以这样说吧,不过手速是基础,否则意识再好打不出操作有什么用。”郭嘉的回答令魏琛又不觉想起了喻文州和他单挑的那一场,手速放在职业选手中本该是令人发指的慢的少年愣是将他逼得无路可走。

 

“要不要和我打一场?”很快郭嘉就结果了那个狂剑士玩家,魏琛拿着账号卡刷机登入,迎风布阵忘记隐身,上线的瞬间世界又是一片哀嚎——挖槽老魏又上线了!还是大号!他们今天又要抢boss?别啊再这样我们工会这个月都要颗粒无收了!”

 

“行,还是这个地图?”郭嘉看见魏琛发来一个邀请,也退了这边的房间。

 

“不,换张新的。”魏琛话音刚落,界面上读图完成,角色进入地图。他选的是水下密道,很简单的经典地图之一,分成水陆两个部分,中间有一条密道连接水下与陆地,而每个角色在水下的呼吸时间都不一样,郭嘉用的是盗贼,理论上比魏琛的术士要久一点,但迎风布阵满身银装,就算开了修正场也还是要比一般的角色强力不少。

 

魏琛对这张地图熟悉到不需要先进行战略走位,果不其然他看见对方的盗贼一进地图便没了身影,估摸着是在熟悉环境,魏琛把迎风布阵前行至密道排风口的位置,然后停下来开始原地打坐。

 

“哎我说你别一上来就隐身啊,你隐身我们还打什么不如干脆gg认输算了。”他在频道里打字,眼睛却牢牢盯着住似平静的水面,游戏设定每个角色潜入水下之后超过10秒就会有细小的气泡浮出水面,他估计郭嘉还不知道这个细节,干脆一上来便先占了排风口以逸待劳。

 

“有语音系统打什么字。”郭嘉说。他和魏琛料想的一样此刻操纵着自己的角色正在水面下熟悉环境,这和打了一个下午的单纯竞技场不同,他意识到这个场景里的事物是会真切地对角色起作用的,此刻郭嘉看见屏幕上一根蓝色的呼吸条随着他在水下的时间延长而缩短,而迎风布阵正堵在密道的另一端,整个密道一半在水中一半在地上,除非把对方也打到水里,否则长久地呆在水下绝非长久之计。

 

他小心翼翼地操纵着角色,进入密道后郭嘉很快地在墙角附了一个陷阱,而魏琛看到水面一动也是瞬间做出了反应,迎风布阵高速后退、转身的同时对着地面下了一个切割术,密道墙壁上的粉屑开始一点点掉落,魏琛紧接着又下了一个混沌之雨,他知道盗贼的大部分攻击伤害都依靠陷阱来完成,而陷阱的布置需要一定的距离扶助,此刻迎风布阵站在郭嘉上一次现出痕迹的地方超过25尺的距离,已经站在了陷阱的攻击范围之外。

 

结果混沌之雨落下的瞬间刚才还空无一物的地面像硫酸撒到了水上一边噼里啪啦的燃烧了起来,火墙飞速地蔓延,转眼就烧到了站在密道与地面连接处的迎风布阵,紧接着烟雾缭绕处一个身影朝他袭来,盗贼的特殊技能——闷棍,然而那棍子刚一接触到迎风布阵的背影就瞬间落了空,影分身!魏琛操纵的迎风布阵的实体此刻已经站在了刚刚那一位置的反面,而就在闷棍快要落地的一刹,六星光牢把郭嘉的盗贼罩得严严实实。

 

魏琛刚想笑,就听见郭嘉在耳机里闷闷的声音:“啊……这个逃脱技能是要看脸的么?我还以为百分百全闪避呢。”

 

“那个技能要以后往上点的,你的盗贼才五十能有多大用啊。”他点起了一根烟,“呼……你真的蛮像我当年捡来的小鬼哎。”

 

“不过他没你那么欠扁,而且手速也要比你慢。”

 

“你也挺像我当年认识的主公,你比他还要猥琐一点,但是没那么持久。”

 

 

 

抢BOSS的那晚魏琛开着他的小号术士前去指挥,果不其然遭到了大家的围攻,所幸早先和郭嘉一起布下的陷阱起了很大一部作用,前来阻扰的几个公会团都一路被BOSS追赶一路还要小心脚下的暗箭,众人疲于奔命的同时心底也达成了共识:现在指挥的那个绝对是老魏本人没错!看来兴欣的主力在他身上,再叫几个团来围殴把他一个人忙得转不过来BOSS就成我们的了!

 

就在众人如意算盘打得哗哗响的时魏琛的小号术士也差不多要到了极限,他身后的那一群团员早在之前的追击战中就按他的吩咐全部分散了队形,只是对着开出的BOSS时不时打一两下来维持仇恨,不至于被别家抢走,而魏琛自己在一个人纠缠数十个工会精英和他们玩躲猫猫。就在其他几家认为兴欣这次人手不够要对BOSS加大输出的时候,远处一个死亡之门把BOSS的仇恨又生生拉回了兴欣,其他工会的指挥当即咋舌——卧槽?那么远的距离扔死亡之门?谁告诉我说魏琛的大号今天不上的?再说他本人不是在这个小号跟我们玩吗?哪来的第三只手去开号?

 

“嘿嘿,老夫可是会影分身的,哪像你们!好好看着吧!”魏琛在频道里嘚瑟。

 

而另一边,之前分散开来的兴欣工会也在迎风布阵的指挥下对BOSS开始了有条不紊的输出。“卧槽这哪里杀出来的程咬金……伍晨不是出差去了么?”眼看着BOSS被抢走的指挥们在群里哀嚎起来。

 

屏幕外,魏琛拿过一瓶红星二锅头递给郭嘉。

 

“来,休息休息,今天可真是辛苦了。”他说着自己也打开一瓶酒,往嘴里灌了起来。

 

郭嘉不由挑了挑眉:“我听他们说你酒量不好。”

 

“啊,还行吧,在这里我算好的,起码不是一杯倒。”魏琛指了指杯子“不来一口?纯的高粱酒,大概蛮像你那时候喝的。”

 

“……”郭嘉心说我们那时候哪来那么纯的酒啊,不过他还是拿起了杯子,朝老魏举了举。“你们敬酒的时候是喜欢说点什么祝词?”

 

“不说啥。”老魏说,“不过要说也可以。”他说着和郭嘉碰了碰杯,就像之前常做的那样。

 

那就——

 

岁岁有今朝。

 

 


评论(12)
热度(36)
©沉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