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排版

沉砚。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野尘】料峭春醒

【野尘】料峭春醒


吕归尘平时作息严谨。学校11点准时熄灯,10点45的时候会断一次电以示提醒,在这短短60秒种什么也没有的黑暗里他会默默地拿出洗漱用的杯子毛巾,然后穿越整个走廊,从这头走向那头,去做睡前工作。
同时穿越的还有各个宿舍的兄弟们因为打DOTA太过沉迷而发出的抱怨,“得,又忘了熄灯,等下估计要被BOSS穿膛”“哎哎我说项空月你这个机械的什么时候研究个电路可以防断电的,兄弟我们也好爽快爽快。”“不好意思啊,我读的专业和这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你不如问问楼上的白师兄。”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所以这其实和什么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路灯随着我的脚步一盏盏熄灭,我仿佛随之踩灭了一整个夜晚也有着本质不同,不要说什么艺术高于现实,那根本就是现实的抽象。花去30秒的时间从走廊的一头走到梳洗室对着镜子埋头刷牙的吕归尘吐出一口含着牙膏的温水想,其实我也踩亮了整个夜晚。
当初学校为了省钱,走道里装的灯全部是声控的,美其名曰为了节能。声控灯普遍反应迟缓,脚步声响一点才会亮,这导致吕归尘他们宿舍的人全部练就了一步一亮灯的本事,颇有游戏里那些姑娘们一步一生莲的风范。哦,这是那些女生们玩的游戏,吕归尘偶尔听到羽然在他耳边叽叽喳喳时知道的。
等吕归尘刷完牙肩膀上挂着条毛巾慢悠悠晃回宿舍的时候那些兄弟们往往还在为了那最后的5分钟浴血奋战,杀伐之声冲绝于耳,而吕归尘这个时候会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一口水,然后提高嗓音说一声“我关灯了。”,这个时候兄弟们会分出一丝精力给他,“好好,老五辛苦。”——吕归尘他们宿舍一共五个人,空了一张床,开学第一天的时候大家按年龄分了排行,他生在秋天,年纪最小,于是被安排做宿舍长。

然而这一天,当他和往常一样晃回宿舍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窗外不知是谁吼了一声,“下雨了!下雨了!”那吼的一嗓子颇为响亮,难得没有被屋内的DOTA声给淹没,不一会儿,淅淅沥沥的雨声随之飘进耳膜,带着湿漉漉的雨水气息。吕归尘突然有点高兴。

下雨了。
他想,这是今年的第一场春雨啊。

评论(1)
热度(4)
©沉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