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排版

沉砚。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摸一条二十分钟的短鱼。

以前想过的大纲,遗失在某年某月的聊天记录里了。

想了下老魏的大四,直播荣耀火了,被蓝雨老板看中,扔了实习去广州。大学最后一年在广州和西安来回跑,大半时间耗在长途巴士。太忙以至于错过毕业典礼,宿舍兄弟吃毕业饭的时候在他的座位上放了一小杯酒,拍了小视频发给他看,他笑骂,老子还没挂呢,最多再过半年,你们各个打荣耀都能看到我。

群里一片苟富贵莫相忘啊老魏。

蓝雨的老板很年轻,30岁出头的汉子,做过快递、送过外卖,最后开了一家网吧。

前期资金不够,成立时战队一共只有5个人,无人可替换,只能不停换阵容。

偏向控场的术士成为团队最重要的一环。训练的日子仿佛修仙,为了磨配合他们天天看日出。老板陪着熬夜,说年轻真好啊。

大家说老板也还年轻啊。但是那怎么一样呢,老板对老魏说,你才二十二岁,你还有的是时间做你想做的事情。

结果谁都没有料到年轻的定义那么严苛。


老魏退役之前的一个月吃了一个月米粉。在广州,没有人会在米粉里放辣油。他的大学兄弟给他寄了一罐辣油以解相思之苦,大家都贴心地不提当年的豪言壮语。毕竟此时的大学的群里,不外乎谁谁又结婚了,谁谁又在哪里高就。


小伙子还年轻啊,要有多尝试。他对因为好奇伸了一筷子到米粉里结果被辣到咋舌的黄少天说。


当你堂而皇之地站在风口上,你会阻拦身后的人吗?

并不,因为风也同样地吹起了他人的衣角。


 
评论(2)
热度(20)
©沉砚。 | Powered by LOFTER